登录
教育界 > 大咖思维 >正文

对话教育人|CFD旱地冰球创始人陈新:从大学老师到中国旱地冰球第一人!

大咖思维
作者:入海原创 发布时间:2021-07-29

导 语

假如你是一名大学女老师,工作幸福、家庭美满,也没有其他生活压力,你会辞职去创业吗?

看到这一设定,或许有人会开始纠结和犹豫,而当事人陈新,毫不犹豫辞职了。

陈新是谁?在学生眼里她是陈老师,在家庭里她是妈妈和妻子,在体育领域她被称为“中国旱地冰球第一人”,在上海她被称为旱地冰球协会创始人,在创业圈里人们会称呼她“陈总”……而很多年前,她只是一个小女孩。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霞浦足球一度蓬勃发展,县体校男女足球队在省赛中双双夺冠。彼时,足球在当地成了一大特色,很多家长将孩子送进足球队。

十岁的女孩陈新,也是当中一员。但足球没有给她带来任何名与利,倒阴差阳错,在她心里种下了读大学的梦。为了考大学,陈新接受魔鬼训练,最终凭跆拳道圆了自己的大学梦。

1999年,大学毕业后的陈新成为了一名大学体育老师,本是令人羡慕的安稳工作,但陈新却始终安分不下来,她不满足于当下高校内单调的体育项目,到世界各地去寻找更适合学生的运动,最后,她找到了旱地冰球。

2008年,陈新将“Floorball”引进中国并命名为“旱地冰球”,为了推广这一运动,她的人生轨迹也悄然发生了巨大变化,2016年9月,陈新辞去大学教师的工作,全身心投入旱地冰球推广中,成为了一名教培行业创业者。如今圈内人提起陈新,丝毫不吝夸赞,对她的创业项目、教育初心、个人能力大加赞许。

这一路,她几乎是孤军奋战,可每一次抉择,陈新都十分果敢。这不禁让人好奇,到底是什么塑造了这样一名女性。

01

十岁女孩陈新

进入了足球队 

1895年,英国传教士把现代足球带到宁德霞浦,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霞浦足球为福建省队输送了一批又一批人才,一度撑起省女足的半壁江山。上世纪80年代,霞浦县儿童足球队代表福建队,在全国性大赛中获得第四名的佳绩,霞浦足球名噪一时。时任宁德地委书记的习近平同志,还特地致亲笔信表示热烈的祝贺和勉励。

在那个爱国情绪浓烈、体育精神高涨的年代,众多家长纷纷将自己的孩子送进足球队,希望他们能成为未来的体育之星,为家乡争光甚至是为国家争光。

但陈新不一样,陈新进足球队,是为了活下去。

陈新从小就是个体弱多病的女孩,尤其是哮喘,时刻威胁着她的生命。在哮喘发病的时候,她甚至无法坐起来,只能一口一口吃着父亲喂的稀饭。

在父亲背着她往返了多次医院之后,医生给出了一个建议:“只有一件事情可能可以救她,那就是运动。”

由此,十岁的陈新离开了家、进了足球队,在教练严格的训练之下,陈新不再是原来那个体弱多病的小女孩了,不久,她成长为福建省女足队副队长,为了第七届全运会,1993年,陈新随福建女足来到上海体育学院进行训练,这一练就是两年,大学校园内的训练时光十分美好,激发了陈新的大学梦,在即将离开上海时,她对上海体育学院的教练说:“我想考大学,我想进上海体院。”

陈新当时所在的福建女足队最终成绩很差,教练听完她的话之后,十分坦诚地告诉她:“女足特招要全国前六名才能被录取,你的女足成绩肯定不行。”

但陈新并不死心,追问教练还能怎么办。教练见陈新意愿强烈,便对她说:“你先回去,等后面有其他项目的时候我会联系你。”

这种客套话相信大家都非常熟悉,成年人的世界里,“下次”、“以后”这类用词大多是应付,但陈新听到这话毫无怀疑,兴高采烈地跟着队伍回家了。

02

为了考大学

打起跆拳道 

霞浦和上海相距近五百多公里,回到老家的陈新,满怀期待地等待着教练的消息,等到了那年年底,教练真的给她打电话了。

“陈新,有一个项目叫跆拳道,你来不来?”

“什么是跆拳道?”

“就是你用踢球的脚去踢别人的头,很简单的。”

这听起来还挺有意思的,陈新果断决定加入。

那时,国际奥委会刚通过表决,跆拳道成为2000年悉尼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为了快速培养跆拳道参赛选手,国内迅速开展了系列跆拳道训练项目及相关赛事,陈新就赶上了这第一波浪潮。

练跆拳道需要拉伸韧带,不少人表示这一运动要想练出成绩和练得不那么痛苦,开始训练最适宜的年龄在6-12岁。所以当时的韩国教练看到陈新后面泛难色,“你年龄有点大了,韧带的柔韧度也很差……”

当时坚定信念一定要考大学的陈新,听到这话也没有退缩,她一心只想着“我要拿到全国前三名的成绩”,因为进了全国前三她才能被大学录取。

“教练,这个没关系,我就和大家一起练嘛。”

当时还没开始训练的陈新不知道,这句话意味着什么。随之而来的,是日复一日的魔鬼训练、是不断消散又出现的腿部乌青、是双腿后侧韧带的日常撕裂。

但为了打出成绩,陈新每天都咬牙扛着,直到1995年年底的全国比赛。经历了多轮竞技角逐,陈新拿到了全国第三的成绩,终于如愿以偿地进入了上海体育学院。

△1995年陈新参加跆拳道比赛时留影

在到大学报道前,陈新有一段难得的休憩,但一开学,陈新又开始了跆拳道训练。训练了一段时间后,陈新发现,跆拳道原本也只是她考大学的途径,如今目标实现了之后,她发现自己实在不是很喜欢跆拳道。大二她就申请了转专业,开始跳健美操,随后又进入了体操系。

信念坚定、目标明确、喜好自知,这时的陈新,俨然已经不是当年的十岁小女孩了,她看得清自己内心的真实喜好,会不断给自己设立小目标,并不断去努力去完成。

03

当老师非常幸福

她希望学生也是 

1999年,陈新大学毕业后,进入了上海外国语大学当体育老师。她怀着满满的期待,希望成为一名优秀的体育老师。

可是在20世纪末21世纪初期,学生的娱乐和运动设备有限,在高考指挥棒下,埋头学习、缺少运动的大学生非常多,所以到了大学,很多体恤的大学体育老师主动将体育课边缘化,体育课堂缺乏设计,固定不变的体育项目、千篇一律的训练方式,这进一步让学生对体育运动敷衍和缺乏兴趣。

但陈新是一个“非典型”的体育老师,她不喜欢默守陈规的授课内容,在被足球、篮球、羽毛球这“老三样”支配的大学校园内,设置了独特的户外运动欣赏课,希望让学生能接触到更多运动项目,激起他们对运动的兴趣,随后教起健美操、攀岩等运动项目。课堂上,陈新会开心地和学生一起训练、一起玩儿,还会经常跟学生交流,聊人生、聊理想,聊他们对于未来的希冀。

“当老师真的非常非常非常幸福,能跟学生一起玩、一起聊天。”陈新在回忆那段时光时,用了三个“非常”来表达自己的情感。在大学当老师那段时间,陈新对运动的热爱逐渐和对学生的爱链接了起来,受益于体育的她,现在最想看到的是学生的成长,看到他们健康的身体、开心的笑容、蓬勃的朝气和活力。

可现状却给了陈新重重的打击,任教期间,她看到更多的是大学生脆弱的内心、柔弱的身体。在深入调查后,陈新还发现,中国的青少年近视率和自杀率都排在世界前列。

这让陈新陷入更深的焦虑中,不想看到这一局面继续延续。在她看来,体育能增强学生的意志力、培养学生的团队合作能力她越来越坚定地想让更多的中国学生爱上体育、爱上运动,并形成终身运动的爱好。可到底什么样的体育项目能吸引学生爱上运动呢?陈新决定开始她的找寻之旅。

之后,陈新到处去体验和寻找新运动项目,希望能找到一个更适合中国学生的体育项目。也是在这个过程中,她遇见了一位瑞典男人,在相识两年后,这位瑞典男人成为了她的丈夫。

陈新每次在描述她丈夫的时候,目光都会变得更柔和,但婚姻并没有让她停下寻找的步伐。后来偶然的某一天,她的丈夫邀请她一起去玩一个运动项目,叫Floorball,那天一起玩的部分是水平很高的外国人,部分是和她一样刚接触这一运动的中国人,男女老少都有。在这样的队伍构成下,每一个人都玩得很开心。在回去的路上陈新开始思考这一项目,然后欣喜地发现,她终于找到那个可以进入校园的运动项目了。

在此之前陈新已经在大学里推广过攀岩了,攀岩也是一个很好的运动项目,但是陈新认为,中国学生更需要的应该是入门成本低且需要团队协作的运动项目。

2004年,不断对Floorball进行了考察和了解后,陈新终于有了十足的信心和底气对她老公说道:“我一定要把这个项目引进大学里,它简单易学、成本低、安全、而且又是团队运动项目。”

随后,陈新开始摸索项目引进方式,毕竟此前没有先例可循,而且大学里是不能直接推广项目的,因此陈新想先让更多教师了解这一项目。

2008年年底,在丈夫的帮助下,陈新邀请了38位上海的大学老师,在同济大学组织了一场项目推广培训。培训结束后,老师们都表示这个项目真的很好。

这些声音进一步坚定了陈新推广旱地冰球的决心。

这时,几位新加坡朋友给陈新提建议:“你应该去带一支队伍去打比赛,而不是在这做教师培训。”但陈新并不赞同这一观点,之后,她在中国教育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叫《思想改变了,行动就改变了》。她认为,很多大学体育教师已经自己先把体育边缘化了,所以改变要从国内大学的体育教学者开始,她认为大学体育教师的思想理念、教学方法甚至是对体育的热爱程度,都能直接影响到学生对体育的兴趣。而带一支队伍,只能让这个队伍里的学生感受到体育带给他的乐趣。

△2012年外籍人士和上海外国语大学学生的旱地冰球比赛

之后的五年,陈新开始了“一个人的旅程”,只身背着球杆利用业余时间自费到全国各地推广旱地冰球,当时参与人数低,大众对于体育运动的理念不强等因素又增加了推广的难度。

所幸陈新的执着感动了学校和政府,2009年,在上海外国语大学体育部主任王骏的支持下,首届上海高校旱地冰球邀请赛成功举办,100多名学生参赛。2011年,上海市教委组织了上海市阳光体育大联赛和高校&外籍俱乐部友谊赛。

04

白手起家,成立CFD

2012年,为了更好地了解和推广项目,陈新申请了上海市的留学基金,去芬兰深度学习,这期间她发现,欧洲旱地冰球就是在大学校园里流行起来的,她在那时心里暗暗设想,自己也要带着中国的大学生玩旱地冰球并走向世界,但这当中的难度,曾经是运动员的陈新也十分清楚。在大学里让从小就没有运动习惯的学生,突然喜欢上一项陌生的运动项目的难度极高。

一年后,陈新回到上海,成立了CFD旱地冰球中心,构建专业团队力图将旱地冰球运动推广到全民运动行列中,这时他们的推广人群已经不仅限于大学教师和学生,还将这一项目推广到青少年群体中。

CFD旱地冰球中心第一次开教师培训班时,陈新发了一千多封信到各个大学,邀请大学老师们来参加旱地冰球培训。陈新是攀岩的国际级裁判,这个身份为她吸引来了五位老师,还都是陈新很熟悉的朋友。

虽然开场很艰难,但陈新对未来充满信心,时代似乎也给了她更多的眷顾,2014年,国务院印发体育领域重磅文件:《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又称“46号文件”),随后,体育乘着政策的东风迅速获得社会各界的关注。CFD旱地冰球中心的推广工作也越来越顺。

之后,旱地冰球项目多点开花,赛事、俱乐部、培训均有涉及:2014年,CFD代表参加国际旱地冰球联盟大会;2015年,CFD首度联合著名户外展ISPO主办了ISPO SHANGHAI 2015 。

2016年,是陈新印象深刻的一年。那一年,CFD成立Vikings维京旱地冰球俱乐部;那一年,CFD获400万天使投资;更令她难忘的是,那一年,她带领大学生旱地冰球队伍,走出国门去参加世界级比赛。

这件事陈新如今回忆起来仍觉得感动,这场比赛开始前的半年时间,被她认定为最艰苦的训练时刻。上海外国语大学大部分男生体能特别差,有的体型还比较胖,但当时的比赛要求参赛者只能从这些男生中选,而上海外国语大学男女比例几乎是2:8,要从这百分之二十的人中选出十几个精干的男生,非常难。最后没办法,陈新只能在训练强度上多琢磨,尽力去组建一支队伍。

“他们都说我是心灵鸡汤老师。因为我们没有体能情况下,只能强化心智。”陈新作为教练,在训练过程中,不仅和学生一起训练、陪学生跑10公里,还不断给学生加油打气,她强烈地期望,学生们能打出风采。

最后,这场比赛没有取得好成绩,但在打完比赛后,外国队伍对中国大学生队伍表示赞叹:“你们虽然体能和技能上有欠缺,但你们的精神真的值得我们学习。

旱地冰球的运动强度是非常大的,所以在打比赛时,一般队伍都会配备22名队员,这样才能去频繁更换上场队员,可是陈新带的队伍只有12名队员,在巨大的体能消耗下,学生们还是坚持着体育精神,很顽强地打完了一场又一场的比赛。

这件事给了陈新很大的触动,她对学生的运动精神有了更深刻的感受,但也认识到了仅在大学进行推广的短板,即学生的体能常年未得到锻炼,到了大学才开始动起来,很难踢出好成绩。此时,陈新更加坚定要将旱地冰球向青少年人群推广的想法,这也是Vikings维京旱地冰球俱乐部的成立原因之一。

也是在2016年,陈新创立了上海市旱地冰球协会,这个协会是上海市的一级协会,此时的陈新意识到,自己要全心全力去做好一件事,不能一边继续当大学教师一边推广旱地冰球,这样下去极有可能两头都做不好。

于是,那一年她辞去了她十分热爱并已在职17年的大学体育教师工作。

05

难以平衡的家庭和事业

我现在老公孩子都不管了,还一个人在国内苦熬着做这个项目推广,因为心中始终放不下这个梦想。推广过程中有很多人参与进来,但像我这样全身心投入的‘疯子’很少。”

2018年年底,陈新的丈夫带着孩子们回了欧洲,陈新迎来自创业起最艰难的时期,创业原本就是件很艰辛的事,白天扛着巨大的压力,晚上回家也只有自己一个人,无依无靠的感觉让陈新几近崩溃边缘。

我为什么在这创业?我明明可以回欧洲,回到丈夫孩子身边,过更舒适的生活……那段时间,她开始这样自问,可晚上这样问完自己第二天早上醒来,继续投入坎坷的创业洪流中。

“创业确实是一件九死一生的生活方式,但是现在对我来说,它就是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法。”陈新骨子里是一个不认输的人,她定下让更多的孩子过得更健康的目标后,再从她找到旱地冰球开始,她就和自己较上劲了,她一定要让更多的孩子爱上旱地冰球,而当下,创立CFD旱地冰球中心就是她的目标实现方式,尽管这条路很坎坷,但她踏上去后就不愿再停下来了。

“想要有更大的收获,你就要付出更大的艰难。”陈新说,这是一个朋友无意间说的一句话,她深深记了下来。对于她来说,从大学辞职出来创业,就相当于跳进大海游泳,大风大浪随时会来,而她一天都不能停下来,要不断去做好自我建设,游得更快、成长得更快。这种生活方式,有人觉得很累,陈新乐在其中。每一天都激情满满,每一天都有收获。

国内之前对旱地冰球毫无认知,陈新是真正地从0开始做起,这么多年下来,CFD旱地冰球中心也取得了一些成绩,的确非常值得欣慰。

如今,CFD旱地冰球中心的教师培训业务遍布全国28个省市,每期教师培训都有约60名教师参与,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到旱地冰球,越来越多的孩子爱上旱地冰球。

如今的陈新偶尔也会焦虑,但经历了大风大浪的她,也已经熟练掌握了自我排解的方法,每当情绪不佳时,她就会去骑行、跑步、爬山、打球、攀岩,每次运动归来,她就觉得自己又“满血复活”了,“那个打不死的小强又回来了”。

陈新身边的朋友特别羡慕她,因为她很爱发朋友圈,分享她的运动、生活、家庭,是个很阳光、很有活力、也很有魅力的女性。她用行动影响着身边的人,经常有朋友会跑来跟陈新说:“看了你的朋友圈,我就更喜欢运动了。”

但她始终觉得对家庭很愧疚,结婚前,丈夫曾经对她说:“你知道吗?瑞典老公是世界上最好的老公。因为爸爸们经常在家里带孩子,马路上推婴儿车的大都是爸爸。”那时候只觉得丈夫这话很有趣,如今成了现实,当中却深藏众多无奈。

陪伴是最好的教育,陈新很清楚这一点,但如今的她大部分时间都没办法陪伴孩子。但让她很欣慰的是,孩子在父亲的“自由教育”下健康地成长着。

陈新去山区支教,在和孩子视频通话的时候,会给孩子讲“这个小弟弟特别可爱,一下课就来跑妈妈聊天……”,令陈新没想到的是,孩子居然主动说:“妈妈,我回去的时候你带我去云南这个山区里吧,我要认他当弟弟。”那一刻陈新很感动,看到孩子健康善良地成长,也深刻感受到父母对孩子的影响。

近两年,国家开始大力支持推广冰雪运动,学校对旱地冰球项目的需求更大了,未来想必将越来越好。而且,陈新表示,CFD旱地冰球中心的投资人也都非常友好,从来不给她任何压力,还经常会来问她钱够不够。曾经有投资人在公开场合讲到,他对旱地冰球中心的未来十分期待,并且十分看好企业创始人陈新,心智够强、够努力。

“我现在的设想是,希望我们能做出一套更完善的培训体系。它不仅仅只是技能方面,还有心理、管理等方面的,能全方位地去赋能于一位教练。”

CFD教练团队去芬兰学习

在上海的98个协会中,上海旱地冰球协会因为教师培训已经小有名气,但她并不想就这样停下来,她希望为国内的教练提供更综合性的专业培训,让更多专业的教练不断去影响更多的孩子,让旱地冰球成为更多人的爱好,塑造更多更坚强的体魄。

 结语

陈新曾提到,妈妈对她的影响非常大。陈新很小就开始频繁离家,每一次在陈新坐飞机时,妈妈都要叮嘱:“你上飞机之前要祷告全飞机人的安全。”在平时的日常生活中,妈妈也总是不断地对她说:“你要照顾到你身边的人,而不是你自己。”

这种思维,陈新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不断在被熏陶和接受。这种更多顾及他人的精神,和后来在一次次训练中练就的体育精神相融合后,成就了如今这个敢创新、有爱心、有情怀、有目标、有梦想的陈新。

“推陈出新”,体育如今也越来越受到国家的重视,未来属于“陈新们”。

注:本文为校长邦原创文章,转载需经校长邦授权,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已购《中国教育培训行业报告》的校长,可关注校长邦公众号回复“学习交流群”,进入热门话题讨论。

  • 阅读(4496)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
登录 后评论
登录校长邦教育界
用户注册
重置密码
登录
忘记密码 创建帐户
获取验证码
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获取验证码
确认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提示用户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