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教育界网 > 教育热点 >正文

政策之下,教育培训机构的减负

教育热点
作者:哲颉转载 发布时间:2021-04-11

教育减负的决心

调查、曝光到严令禁止

 

近段时间里,每一块投进教育行业这片水面的石子,都能够掀起一阵惹人注目的浪涛。

三月末,央视新闻发布专题栏目调查校外培训机构,其中,《一场火热的校外选拔考试》节目引发了行业的集体热议

节目中,曝光了近日有多场火热的校外选拔考试正在进行,目的是选拔分层报名暑假和秋季班的学生。节目指出,此类在校外培训机构展开的多场系列考试正在全国多个城市陆续铺开,而家长和学生的关注度与参与度甚至远远超过了任何一场校内考试。

该档节目的曝光,立刻引发了大家对于选拔考试与选拔竞赛的热议。

紧接着,几天后,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对近日流传的竞赛问题予以回应。吕玉刚司长称:“全面取消了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科类竞赛项目,进一步突出了素质教育导向,现有的5项奥赛只面向高中阶段的学生,不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并且特别强调,任何竞赛项目包括获奖成绩,均不得作为中小学招生入学依据。

而后,吕玉刚司长进一步表示,“要深入落实义务教育免试就近入学规定和‘公民同招’政策,严禁中小学招生入学与任何形式的社会竞赛挂钩,坚决斩断这种利益链。”同时也表示,下一步将加大工作力度来监管此事。

从调查、曝光到严令禁止,教育部展现出了教育减负的决心与坚持。

然而,在这些减负规定下达后,群众的反响却令人意想不到......

 

02

焦虑不只是“从众攀比”

问题根源究竟在哪里?

 

在《一场火热的校外选拔考试》节目中,笔者对于其中的一句话印象深刻。节目表示,这场考试引发了家长们的极大关注和热烈讨论,在一些家长群中大家互相交流经验,感叹着题目的难度,关注着谁家的孩子会被录取到最高班型。其中,节目评价道:“其火热程度甚至远远超过了任何一场校内考试。”

虽然考试是校外培训机构发起的,但是参与者是家长和学生,讨论者也是家长和学生,究竟为何,家长和学生这种自发的对于校外选拔考试的火热程度,竟然能够远远超过任何一场校内考试呢?

某位考生的家长王先生表示,像这样的测试难度远高于校内水平的考试,在今年三月初放开报名的时候,竟还是需要抢名额的。而在谈到考试难度时,王先生表示:“我的孩子参加的是四年级升五年级的考试,初试我还能做出来,但是复试很多题我短时间内都答不上来,我都怀疑我自己是怎么考上大学的。”

——那么既然这么难,为何还要让孩子参加呢?

面对这个问题,王先生无奈道:“没办法啊,身边的人都参加了,大家都在学,不学就落后了。”

然而,这仅仅只是家长们的“别人在学,不学就落后”的焦虑心理在“作祟”么?

在进一步的采访中,不少家长透露道,之所以要参加培训班的选拔,是希望跳过派位,升入心仪的优质学校。

“没办法现在就是这个样啊,你不学奥数,小升初就入学无门啊。我们也不愿意报,但是要派位啊,等你等到派位的话那就太晚了,之前就已经要选拔了。

在央视记者的暗访中,一家知名校外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表示道,现在教委明令禁止不可以参加杯赛,但是实际上还是有的,这种杯赛现在已经变成了营地项目之类的形式。如果孩子想参加这种营地,机构会进行推荐。而机构组织的比赛成绩也都是会被参考的,都是可以写进简历里的,含金量非常高。

一些家长也反映道,有的校外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经常会向他们传授升学经,暗示有的学校已经扩大早培范围,或明或暗的在招收优质生源。只要参加他们的多种选拔,就有可能被中学选中。

“是的,校外培训机构的成绩有的含金量很高,是可以作为依据的,”一位家长直白的表示道,“没办法,因为现在学校都实行减负了嘛,学校考试的成绩区分度真的不大。”

 

03

减负政策之下的教培机构们

 

教育减负政策,年年都在下达。

在刚刚过去的今年三月,教育部更是出台了众多减负的政策与信号,且皆与校外培训机构紧密相连。

3月31日上午,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表示,要深入落实义务教育免试就近入学规定和“公民同招”政策,严禁中小学招生入学与任何形式的社会竞赛挂钩,坚决斩断这种利益链,严禁中小学校、社会培训机构组织中小学生参加违规竞赛活动。

4月2日,教育部办公厅发布最新文件,《教育部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小学生睡眠管理工作的通知》。《通知》中重点提及,校外培训机构培训结束时间不得晚于20:30,不得以课前预习、课后巩固、作业练习、微信群打卡等任何形式布置作业,线上直播类培训活动结束时间不得晚于21:00。

4月6日,教育部公布《未成年人学校保护规定(征求意见稿)》,涉及保障未成年人在校合法权益的诸多方面。学校不得公开学生个人的考试成绩、名次,不得对外宣传学生升学情况。

4月9日,教育部印发《关于大力推进幼儿园与小学科学衔接的指导意见》,《意见》中指出,小学严禁以各类考试、竞赛、培训成绩或证书等作为招生依据,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对学前儿童违规进行培训等。

......

对此,家长们纷纷提出自己的观点:减负在提倡,但是考试难度不减,家长和学生实则更为紧张!

“考试难度不减,但是又提倡减负,家长能不着急吗?家长累,学生更累。”

“其实恐慌也真不是机构造成的。小升初说好的派位,那就别提前点招啊,也别有登记入学塞简历啊!明明是学校先这么干的,教育机构也是在迎合潮流。”

“其实学校的减负有的时候让我们做家长的很心慌,说实话,在这种情况下我不得不去重视校外培训机构的力量......”

“请不要把矛头对准校外培训机构!如果好的教育资源不是稀缺的,如果清北随便进,谁还天天这么疯狂!请可怜可怜我们这群打工族,没有精力和能力自己教,也没有钱请一对一来家教!”

对于减负的话题,大家的讨论十分激烈,更有网友犀利指出:减负也好,治理也罢,都不能忽略根本问题。

确实,没有人想要让自己的孩子变成只会考试的机器,大家也都希望能给到自己的孩子一个美好悠闲的童年。但是不论怎样,大家所盼望的结果,也绝不是让一些使得教育焦虑反而加重的情况出现。

减负之路,探索不断。而在减负政策下的各家培训机构们,则更是有漫漫长路要走了。

 

  • 阅读(4141)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
登录 后评论
登录教育界网
用户注册
重置密码
登录
忘记密码 创建帐户
获取验证码
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获取验证码
确认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提示用户信息
返回顶部